4幸福是一把溫暖的手槍

4幸福是一把溫暖的手槍
神力女超人
Image by chwangchaos
就算在地上撿到錢也不知道拿來做什麼,但是我卻很喜歡學大人,做出喜歡錢的樣子,丟掉錢的難過在我的腦中沒有具體想像畫面,同理心那種東西也是不存在的,除非可以得到誇獎否則拾金不昧對我沒有實質意義。

總是在我物欲來臨前,爸爸媽媽已經預先想好並且買好了三餐、點心、玩具等生活必需品,我不知道飢餓是什麼感覺,熱切想要一件物品是什麼感覺,可能有試探性的提過想喝汽水之類的要求,但是說出口之前早就知道結果了,對於被否定一點也不意外,爸爸一星期讓我買一個新玩具,蹦蹦跳跳面露喜色的我沒有一次買下真心想要的東西,買完就冷淡,表面上看起來是新鮮感過了膩了不想玩了,就像兒童常犯的喜新厭舊的毛病。

爸爸媽媽以外的大人也會在我身上發揮物質的想像力,揮霍做大人的欲望,比如:帶我去玩具店,問我喜不喜歡芭比娃娃?事實上我知道他們的意思就是要付錢了,那是當年大人表達疼愛的最高級,在小女孩生活圈是很虛榮的。可是我不喜歡它。

芭比有各種不同主題裝扮的衣服、鞋子,還有汽車、房屋,有一個叫肯尼的男朋友,她的樣子我不喜歡,好像是在擬仿未來、馴化小女孩長大的樣子,我討厭這種感覺,討厭她的身體,長腿、細腰、翹臀,她的比例太奇怪,現實生活中從來沒看過大人像她那樣的,特別是她的胸部,很巨大很噁心,帶給我色情聯想。

「喜不喜歡芭比娃娃?想不想要?」大人殷勤的問。
「…………」(我知道他們想買,可是不要好嗎?)

芭比旁邊放著太空戰士和神力女超人,電視有演它們的卡通,比起芭比,騎著老虎手拿寶劍的太空戰士比較吸引我。我知道他們是美國Mattel公司製造的,對面鄰居小佩琳告訴我的,小佩琳有芭比、肯尼、太空戰士、神力女超人以及很多他們的配件,她說她大哥在桃園的Mattel工廠上班,只要一出最新型的款式她哥哥就會買來送給她,我知道她想要我羨慕她,她越那樣說,我就越沒辦法表現出真心羨慕的樣子。

我不敢跟大人說出內心想法還有一個原因,就是在娃娃類別的選項中,沒有我可以選擇的東西,簡單的說就是我不喜歡娃娃,可是他們預期了我應該喜歡,因為其他小孩子喜歡,他們推算我跟其他小孩有相同的天線,像電視機一樣,即使是不同牌子的電視扭到同一個電台頻道仍然會播出同樣的節目,他們沒有預料我潛在收訊故障的問題。

買新玩具是多麼快樂的事呢,少在那人在福中不知福了,萬一把大人惹毛,以後就沒有新玩具了,我把尷尬的笑容堆好,鍛鍊演技,食指勉強打起精神指著一個身材像埃及壁畫,四肢粗壯、胸部平坦眼睛不會眨的娃娃,大聲說出我好想要這個娃娃。

「真的要買這個嗎?妳會後悔喔!芭比娃娃比較漂亮喔!」大人心意很明確的。
「…………」(拜託,我不在意後悔,芭比是個女色胚!)

為什麼選她?因為她看起來一點也不色情,平淡無聊得要命;因為她介於我不想要的芭比與想要的太空戰士之間,介於大人的欲望和我的欲望之間,不屬於任何人的欲望,那表示大人和我的在這次購物中取得妥協,我們誰也沒有得到自己最想要的,扯平。我只想趕快結束,趕快回家把她丟掉,我用力笑咪咪,緊緊抱在懷裡好像自己喜歡死她了,我的抉擇讓大人的錢包鬆一口氣,只用不到芭比娃娃五分之一的錢,可是他們好像看不出來我在價格上斤斤計較的用心啊。

某次參加巷子大哥哥的巡邏隊,分到一把槍,那是把黑色塑膠左輪手槍,裝上紅色彈藥夾,扣下板機就會發出BANG! BANG! 的聲音,若是在彈藥室填進彈頭,扣板機可以打爆氣球或者是把皮膚射烏青,這種殺傷力武器的氣味讓我興奮,我為它塗口水抹掉卡在死角裡的灰塵,用衣服包起來藏在衣箱最深的地方,帶出門的時候像警探一樣插在腰上,用夾克遮住,像卡通演的有難言之隱的殺手,我腎臟旁邊長了一顆熱熱的槍結石。

可惜還是被爸爸發現了,他問我槍哪裡來,為了保護組織我說是我在路上撿到的,他問不是偷的吧,哪裡撿的?我說忘記了,他想了一下,他說我瞄準了會傷到人,瞄不準也會,對方可能會瞎掉,他願意花雙倍的錢帶我去買別的玩具,我說不要,他要我再說一次,表情很嚴肅,我說哎呀不行啦我真的很需要它(才能維持世界和平,這句話我沒說),他說他不會還給我了,槍太危險,不適合小孩子玩,他看起來就像蝦味仙包裝上搶走孫子的點心的阿公一樣可惡。

表面上我演出接受槍被沒收的事實,私下想著他記性不好,過一陣子趁他疏忽的時候再去翻他櫃子把槍找回來好了。而且好奇怪,他強勢禁止我玩槍的樣子,把我對槍的感覺激得很強烈,我發現一件事,我終於找到生平第一個喜歡的東西了,只是究竟喜歡它的殺傷力呢?還是喜歡它讓大人緊張呢?我也搞不清楚呢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Skip to toolbar